坤然新闻网 中超 沈祥福:能缩小和日韩差距 前提是青少年训练得做对

沈祥福:能缩小和日韩差距 前提是青少年训练得做对

每每谈到中国足球,我们的东邻日本都是绕不开的对手。两国的足球职业化几乎在上世纪90年代同时开始,却就此进入了不同的发展轨迹,回首近30年历程,有很多令人思考之处。

曾经的国字号主教练沈祥福现在成为深足青训总监。

不久前,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十二强赛抽签结果出炉,中国队与日本队同组。两队上次在洲际赛事中相遇,还要追溯到2004年中国亚洲杯。

面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对手,双方实力上的差距不可否认,然而,望而生畏的心态亦不可取。中国足球能否以及如何追赶对手,才是真正需要研究的问题。

从完败,到力克;从被俯视,到获得对手认可——在这个问题上,1981—82年龄段那支被誉为“超白金一代”的国青队曾给出过自己的答案。

回望那段岁月,当时球队的主教练,如今身处深足重庆精英梯队、依然在为青训殚精竭虑的沈祥福,将自己的思绪拨回了20年前……

以下,是沈祥福指导关于那支国青队的回忆和青训的思考……

“我们做准备活动的时候看对面的日本队,心里想,就他们这小身板儿还会踢球?”

我接手1981至82年龄段这支国字号球队已经是2000年初左右的时间,当时球员们已经十八九岁了,国少阶段我也没有带他们。记得组队刚刚两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在青岛和日本国青打了一场比赛,输给了他们。0:2的比分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比赛过程,也让我感到很丢脸。

那个时候,我们队员的身体条件比较好。当时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们做准备活动的时候看对面的日本队,心里想,就他们这小身板儿还会踢球?结果比赛开始后,我们的队员根本就摸不着球。那场比赛我们不但输掉了结果,还输掉了内容。

上世纪末,日本足球的崛起已有现实支撑,1999年尼日利亚世青赛,日本队获得亚军。

我以前在日本待过,认识日本国青队的教练,比赛结束后去和他交流,我说日本足球这两年在提高在进步。日本同行通常都是很谦虚的,但那场比赛后人家直接回我,“如你所见,是这样的。”说句心里话,我当时非常尴尬,如果地上有道缝恨不得赶紧钻进去。这场比赛让我们看到了差距,也是后面4年中我们和日本国青队直接或间接对抗的开始。

“我们可以缩小和日韩之间的差距,但前提是青少年训练一定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青岛那场比赛之后,2000年12月在伊朗举行的亚青赛半决赛上,我们和日本国青又相遇了,又输了一个0:2。但和几个月前的交手相比,我们这次有半场时间踢出了不错的内容。在随后的季军争夺战中,我们又击败了韩国队,拿到了阿根廷世青赛的入场券。这时候我们就在想,怎样才能赶上并超越日本队。

日本足球职业化比我们早一年,他们也在学习巴西、荷兰、德国等国的先进足球理念,但日本成功的一点在于将先进理念同自身特点的结合做得非常好。从最早的热身赛,到后来的世青赛、亚运会,我们和日本这批同龄球员一直都有直接或间接的碰撞。日本队的技术能力、战术意识,这些都强于我们。但中国球员也有优势,我们的速度、身体条件都比他们好。如果我们能够在技术和意识上不说持平,哪怕是接近他们,我们也有机会赢。

被誉为“超白金一代”的1981—82年国青

进入2001年,我们和日本国青都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未来杯。我们和阿根廷分在一组,日本和巴西分在一组,当时日本队很牛,赛前就说决赛要和阿根廷踢,意思是觉得我们踢不过阿根廷,而他们能赢巴西。结果事实上日本也确实与阿根廷相遇了,只不过是他们输给了巴西,而我们赢了阿根廷。当时大家都住在一个酒店,感觉他们看待中国队不再是以往高高在上的俯视,而是开始平视。几个月后,我们邀请他们来上海比赛,1:0战胜了他们,而且比赛内容也令人满意。

从完败到获胜,这个变化是我信心的源泉。如果我们的青少年训练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是可以缩小和日韩之间差距的。一场比赛可能有输有赢,但是如果能够把我们的优势打出来,我们是有信心赢下比赛的。这是我们这支国青队和日本青年队在4年的直接和间接对比中最为深刻的体会。

“青少年的可塑性是很强的,只要坚持两点,一个正确的训练方式,另一个是高水平的比赛。”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道路呢?在我看来,只要坚持两点,一个是正确的训练方式,另一个是高水平的比赛。和日本一样,我们一定要结合中国球员自身特点来训练比赛。

已经转型为青训总监的沈祥福在指导深足小球员。

现在,深足与重庆辅仁中学合作共建U10—U13年龄段精英队,我作为深足俱乐部青训总监,在重庆进行青训工作。此前,我还在2017年的时候带过2024巴黎奥运会的适龄球员参加集训营,而现在的工作有所不同,是探索体教结合模式,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高水平足球运动员,后期还将扩充共建其他年龄段队伍。

说实话,我们可能还在经历中国足球的低谷期,选材非常有局限性,人不多,而且在技术能力上和以前的球员也有差距,这是事实。

我在选材中的另外一个感受是,我们现在有特点的球员太少了,这里面一个是速度快的球员少了,另一个是左脚球员少了。中国足球历史上,其实并不缺乏速度奇快的球员,从以前的李华筠、古广明、杨玉敏,到后来的谢峰、高峰等等,总能依靠自身的速度创造机会,但如今一支球队中,甚至找不出两匹“快马”。

另一方面,在我执教过的球员中,徐亮、孙祥、王新欣等都是出色的左脚球员。在1981—82年龄段的那支国青队中,更是有多达5名球员竞争一个左边锋的位置。现在一支将近20人的球队里,有两三名左脚球员已经算很好的了。当然,左脚球员并不天然意味着更好,但通常来讲,左脚球员的灵性和悟性都是不错的,能够在场上提供不同的思路,让人感觉很有特点。

如今,徐亮这样有特点的左脚球员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稀缺品”。

从我自己的体会出发,培养青少年球员,不能离开自己快和灵的特点,更不能单纯从球员身高来选拔、判断。现在有的球队,为了马上追求成绩,将青少年球员的身体条件作为最重要的选材指标,年龄段越低通常身体条件优势就体现得越明显,但到了成年之后这种优势就会慢慢消失。在选材中,如果过分注重从身高等身体指标出发,我担心路会走偏。

“高水平国家的低级别联赛同样是锻炼的好机会。”

青少年球员成长离不开高水平的比赛。1981-82年龄段的国青队最终杀入世青赛,得到了宝贵的与世界强队交手的锻炼机会,这对于他们的成长来说非常重要。

日本、韩国这些强队,从国少队阶段就始终能够晋级到世少赛决赛圈,然后到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出线,从而继续参加世青赛,再接着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以代表国奥队参加奥运会的比赛,直至升入国家队,顺理成章。而且经过世少赛、世青赛等各阶段的世界大赛历练,这种成长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很多的国少、国青队可以说是断档了,没法从亚洲打出来,只能踢一些热身赛友谊赛,这种比赛所累积的经验和世青赛这种世界大赛是完全不一样的。

沈祥福在足球生涯尾声赴日踢球,此后还在日本担任教练。

我在执教国青队时,也非常注重创造机会带领球队参加高水平的比赛。曾经有一次,球队去西班牙拉练,在8天时间内打了6场比赛,队员们坐着大巴车来回奔波,打得也非常艰苦,但比赛的质量都非常高,对手中不乏巴列卡诺这样的西甲俱乐部以及皇马预备队这些豪门梯队。拉练中的比赛磨练对年轻球员来说从各方面都是很好的锻炼,这在当时对于球员水平的提升帮助非常大。

为了能得到更好的锻炼,我也非常支持年轻球员留洋。在球员时期,我本来也有机会更早就去国外踢球,但因为种种原因直到职业生涯快结束才去的日本。我希望更多有潜力的年轻球员走出去,前提有两点:一个是自身具备一定的综合能力,要确实有潜力;二是环境要适宜你的发展,一定要去高水平、足球发达国家的俱乐部。在符合这两点的前提下,通过自身努力打上比赛,这才是最重要的。从这两点出发,武磊是非常成功的,去了高水平的西班牙,高水平的西班牙人俱乐部,加上他的能力和自律,打上了比赛,这就是很好的榜样。

在我看来,高水平的足球国家,即使是打次级别联赛也适合我们的球员发展。我带国家队在西班牙的时候,为了尽可能的锻炼,有时候也会和当地的业余队踢比赛,只要有比赛就想踢,但是这些业余队水平也很高,只要稍有放松就会输给人家。后来我带上海95年龄段的精英队到西班牙参加当地的大区联赛,级别连西乙B都不到,但是联赛整体水平也很高。有不少年龄大的优秀球员从顶级球队退下来参赛。所以我跟队员说了,只要是高水平国家的联赛,即使级别低一点,同样是锻炼的好机会。只要能打上比赛。

本期编辑:理昂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坤然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ews.cfkunran.com/zhongchao/3442.html

作者: 网易

比利奇:因天气球员得到更多休息 正尝试引进好球员

5年中超职业首球!从"消失"到绝杀 他用了27分钟逆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暂无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eiliao88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