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然新闻网 意甲 盖德-穆勒:德国最伟大的前锋,永远睡着了

盖德-穆勒:德国最伟大的前锋,永远睡着了

2020年11月3日,是传奇前锋盖德-穆勒75岁的生日,也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生日。但他没有办法庆祝,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天意味着什么,他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在他的一生中,他始终是一个斗士,什么都不怕。而现在,他就快睡着了”,盖德-穆勒的妻子说,“他看上去很平静,所以我觉得他没怎么受苦。我只希望他不要想起自己的命运,不要去想这该死的疾病——它夺走了一个人最后的尊严。”

10年前,盖德-穆勒确诊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年痴呆,随后住进了疗养院。仅在德国就有160万和他一样的患者,直到今天,这种病也没有任何治愈的方法。

病情进入晚期后,老穆勒几乎24小时躺在床上,无法下咽食物,只能吃少量流食,用妻子的话说,他一天中只有少数几个时刻是清醒的:“他用眨眼来告诉我是或者不是,看到他睁开眼睛,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1974年世界杯决赛,是盖德-穆勒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面对克鲁伊夫领军、打着全攻全守旗帜的荷兰,他在第43分钟攻入制胜一球:禁区内精确的跑位、停球、转身射门。谈不上鬼斧神工,但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恰到好处。

在18年的职业生涯中,盖德-穆勒一直在重复着类似的操作,就像一台设定好程序的进球机器。他的进球里几乎没有哪个称得上传世经典,只有当这些进球以数据形式呈现在眼前,你才能意识到他的伟大:

——他代表俱乐部和国家队总计打进735球,直到最近一年,这个数字才相继被C罗、梅西超越;

——单赛季德甲40球,直到上赛季终于被莱万打破,但莱万离他365个德甲进球的纪录仍然有87球差距;

——1972年整个自然年,他在60场比赛中进了85球。40年后梅西创造了年度91球神迹,但如果计算场均进球,他仍比老穆勒稍逊一筹;

——2014年,克洛泽取代他成为德国队第一射手,但克洛泽打进71球用了137场比赛,而他打进68球只用了62场;

——短短8年的国家队生涯,他只参加了2届世界杯,却以14球霸占世界杯射手榜32年之久,直到2006年才将第一的位置让给了大罗。

就像贝肯鲍尔说的那样:“足球是由进球决定的,你可以踢得华丽,但不进球你就赢不了比赛。而盖德-穆勒,就是足球历史上最强的射手。”

然而1964年老穆勒刚刚加盟拜仁时,时任主帅查伊科夫斯基根本不觉得他能成气候:“我觉得他这个身材,不可能踢好足球,我甚至以为这家伙是练举重的。”

老穆勒1米76的身高不算出众,身体却十分强壮,拜仁传奇门将迈尔说“他的大腿跟普通人的腰一样粗”。于是,查伊科夫斯基给他取了个“矮胖子”的绰号,甚至打算将他打发到预备队去。但很快,老穆勒就用不可思议的进球效率征服了查伊科夫斯基,从此牢牢占据了主力位置。

后来,人们给这个矮胖子起了个更响亮的绰号:国家的轰炸机。但它却与老穆勒的踢球风格没多大关系,他既不是一柱擎天的高中锋,也不擅长暴力射门,禁区里的闪转腾挪才是他的看家本领。

在《亮橙色:荷兰足球的神经天才》中,英国作家大卫-温纳这样形容老穆勒的技术特点:

“他看起来矮小、笨拙,速度也不快,不符合人们对伟大球员的传统定义。但他却拥有致命的短距离加速、出色的头球和超强的进球嗅觉。腿短降低了他的重心,让他可以在狭小空间里灵活转身、保持平衡。他总能在其他人不可能进球的位置得分,这就是他的天赋。”

盖德-穆勒身上,存在着一对显而易见的矛盾。球场上他将德式实用主义演绎到极致,总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将球送进球门。但在球场外,他活得更像加林查、马拉多纳这些南美天才——离开了足球,他们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生存。

1979年2月3日,拜仁1-2不敌法兰克福,老穆勒职业生涯第一次被替换下场。由于出场时间锐减,他与主帅策纳伊本就积怨颇深,这破天荒的头一次更是点燃了火药桶。老穆勒随后写信给俱乐部高层,要求提前终止合同。2月10日踢完了自己最后一场德甲比赛后,他正式离开了效力15年的拜仁。

1个月后,他带着全家来到美国佛罗里达,加盟劳德代尔堡前锋队。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大联盟高薪招揽了不少已经处于生涯暮年的传奇球星,包括贝利、贝肯鲍尔、乔治-贝斯特等,老穆勒也是其中一员。除了不菲的薪水,俱乐部还赠送给他一套公寓和一辆汽车,顺带签下了广告合约。

在美国习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老穆勒没多久就惹上了麻烦。他和博格坎普一样有恐飞症,每逢路途遥远的客场比赛,他经常选择留在佛罗里达。但新任主帅克劳岑不吃这一套,有一次他要求老穆勒随队远征温哥华,却没有安排他出场,这让看台上的老穆勒十分气愤。

加上克劳岑总是让球员在高温下训练,哪怕是足坛第一前锋也不能搞特殊,双方关系不断恶化。后来,克劳岑干脆买进新前锋取代了他。在度过了生涯最惨淡的一个赛季(仅出场17次进5球)后,36岁的老穆勒在1981年黯然退役。

事实上,如果不是性格问题,老穆勒的进球数据也许会更恐怖。1974年世界杯夺冠后,28岁的他宣布告别国家队,当时的报道认为,他想以此表达对德国足协的不满,因为德国足协在世界杯结束后只给了队员们少得可怜的奖金,女足队员甚至不被允许参加宴会。

挂靴后,老穆勒和妻子在当地经营一家牛排店,但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甚至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几年后牛排店入不敷出,他们全家回到慕尼黑,老穆勒发现自己连一份正经工作都很难找到。他沉默寡言、不擅长与人沟通,无法胜任教练、俱乐部经理或者解说员这些职业。更要命的是,他在美国染上的酒瘾变得越来越严重,抑郁症也开始困扰他。

就像很多电影中的情节一样,曾经不可一世的超级英雄,进球如探囊取物的“国家轰炸机”,陷入了一场迷茫的中年危机。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光顾一个又一个酒吧。妻子提出离婚,税务部门差点查封了他的住所,一切都在不可挽回地走向崩溃边缘……

1991年11月,老穆勒在一次饮酒过量后被送进抢救室。贝肯鲍尔、赫内斯、鲁梅尼格等好友被他颓废的样子吓坏了,但他自己却不愿接受施舍。当时已经成为拜仁主教练的赫内斯对老穆勒说:“盖德,如果你确定自己需要帮助,我们随时准备着,但你必须告诉我们真相。”

在老友们的劝说下,老穆勒开始尝试戒酒。1992年1月,赫内斯为他提供了退役后第一份真正的工作,在拜仁二队担任教练。

“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突然从天上掉进了地狱里。如果没有朋友们的帮助,我可能真的很难活下去”,老穆勒在一次采访中说,“戒掉了酒瘾,是我这辈子最伟大的胜利,比夺得世界杯更伟大。”

今年获得6项奥斯卡提名的电影《困在时间里的父亲》,用第一视角还原了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我不确定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是否是盖德-穆勒晚年的真实写照,但在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里,他大概也像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男主角一样,发出过“我的叶子掉光了”的感慨。

虽然他性格并不张扬,也很少标榜自己“史上最佳前锋”的地位,但让一个曾经在球场上无所不能的球员,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记忆、失去行动能力,实在是一件太过残酷的事。

2013年8月,盖德-穆勒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接受了《图片报》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却一句话也没说,之后彻底从公众视野消失。2015年,拜仁对外透露老穆勒患上阿尔茨海默症,人们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2021年8月15日,盖德-穆勒永远闭上了眼睛。德国媒体只透露了少量他去世前的细节,最后的15天,他没吃下任何东西,也没有喝水,曾经“像腰一样粗的大腿”瘦得不成样子。他就这样静静睡去了,他很可能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曾经创造过多少让后世望尘莫及的纪录,忘了自己是如何走出泥潭重新开始生活。

但每一个热爱足球的人都不会忘记他,多年以后,当我们再次探讨谁是足坛最伟大的前锋时,盖德-穆勒的名字,一定还会被很多人提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坤然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ews.cfkunran.com/yijia/4064.html

作者: 网易

曝张康阳已保证国米不会再卖球员 将续约其他核心

C罗未出场 迪巴拉传射!莫拉塔破门 尤文3-0自家U2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暂无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eiliao88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